粗略来说,「自相矛盾」的意思是指你相信一组不会同时成立的事情,例如「小青是女的」跟「小青是单身汉」。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逻辑上,矛盾都不好,不过背后的原因不太一样。

在形式逻辑领域(formal logic),大家不喜欢矛盾,是基于一个有点宅的原因:在古典逻辑(classic logic)系统底下矛盾会蕴含所有事情,这会让你的逻辑系统失去功能。这些技术细节你没必要知道,不过如果愿意了解一下应该满好玩的。(如果你不想了解,fine,跳过下一节)

哲学家为什幺不喜欢矛盾?

粗略地说,事情是这样的:

    首先得先来个矛盾,因此让我们假设「小青是只水母」和「小青不是水母」都为真。[1]再来,让我们介绍一个新的句型:「要嘛P,要嘛Q」。这种句型的特色在于你可以把P和Q任意代换成其他有真假值的语句,并且,只要P和Q其中一个为真,「要嘛P,要嘛Q」整句话就会为真。既然小青是只水母,那幺,不管我们把Q换成什幺,「要嘛小青是只水母,要嘛Q」都会为真。在这里让我们姑且把Q代换成「台湾的首都是宜兰」,因此我们得证:要嘛小青是只水母,要嘛台湾的首都是宜兰。你应该可以理解,「要嘛P,要嘛Q」这种句子有另外一个特色:如果整个句子为真,但P不为真,那幺Q就为真(把P和Q倒过来说也一样)。根据(3),「要嘛小青是只水母,要嘛台湾的首都是宜兰」为真,而(1)告诉我们「小青不是水母」也为真,所以我们可以得出「小青是只水母」不为真。(确实,(1)同时也宣称「小青是只水母」,而我们在这个步骤完全忽视了这件事。不过古典逻辑系统并不要求我们必须检查特定的语句才能做特定的证明:你只要凑齐需要的材料,就可以用规则证你想证的东西)根据(4)和(5),我们得证:台湾的首都是宜兰。回到(3),想一个你喜欢的句子,用它代替「台湾的首都是宜兰」,重複接下来的流程。

如此一来,不管你想证什幺都证得出来。这个结果很荒谬,而且会让逻辑期中考变得太容易,哲学家不喜欢这样。[2]

一般人为什幺不喜欢矛盾?

大部分人都不喜欢矛盾。你不需要是个念哲学的,甚至也不需要修过基础逻辑,只要心智正常且对中华白海豚有基本的了解,就足以让你发觉矛盾这种东西有点怪怪的。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喜欢矛盾,大概不是因为矛盾可以推论出任何东西,而是如果一个人自相矛盾,我们会难以理解他的想法。

当然,我们都可以理解,某些决定内容庞杂、事关重大,所以人不会轻易下判断,并且可能陷入一段时间的「矛盾」处境,例如:

小张:我想念哲学,哲学看起来满有趣的。小张:但是哲学文凭对大学之外的工作没什幺帮助,而且少子化已经让哲学系开始倒闭了。

小张对于要不要念哲学系感到矛盾,不过这里的矛盾其实并不代表他(如同文章一开始定义的那样)持有不可能同时成立的信念。他认为哲学有趣,并且认为哲学文凭在市场上没有优势,这两者并不矛盾。小张的处境与其说是矛盾,不如说是慾望冲突,慾望冲突很正常,每个人每天都会碰到,并且也不代表理性上的缺失。

比较值得注意的矛盾,在我看来,通常发生在说理的时候:当你跟别人说明为什幺他该接受某些说法的时。当我们指责别人自我矛盾,而这种指责真的有道理、值得在意,通常也是发生在这种时候。

小张正在为大学校系苦恼,因为他喜欢哲学但知道哲学系毕业不好找工作,这种慾望冲突很常见,如果你因此指责他矛盾,他大概只会觉得这干你屁事。然而,如果小张试图说服你相信哲学系是个好选择,给的理由却看起来有点矛盾,那你的指责就会比较有道理。例如:

小张:你该去读哲学,因为哲学可以教你明辨是非。小张:而且哲学讨论没有对错,感觉很有趣。

即便你善意地理解,认为上述两个说法可能不见得真的有矛盾,至少你也会认为举证责任在小张身上:小张应该多给一些解释,说明他的「哲学可以教你明辨是非」和「哲学讨论没有对错」之间真的没冲突。在他提供好的解释之前,我们不该认为自己可以同时接受这两者。

矛盾的案例探讨:NCC和政大

有时候有没有矛盾并不是很好判断,2017年6月,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决定不处罚一则反对同性婚姻的电视广告,根据报导,NCC说这则广告:

你可能觉得这个说法有点矛盾:同性婚姻和性别歧视是当代社会的重要议题,我们讨论的那则反同广告正在使用夸大和不正确讯息来阻碍社会的和解与包容,而NCC却认为,不处罚这则广告,会对社会的和解与包容有帮助。

然而,就算一个行为阻碍了社会的和解与包容,这是否代表对行为者发动惩罚,能帮助社会的和解与包容?我们至少得在反同广告的脉络下给这个问题正面的答案,才能让NCC的说法更接近矛盾。

另外一个例子是政大。在2017年的毕业纪念册上,政大校长周行一的头像旁边被打上浅浅的「土皇帝」三个字。「土皇帝」是周行一当上校长之后的绰号,显示学生们对他治校风格的看法。根据报导,毕册製作小组宣称这是因为他们在档案上开玩笑最后忘记删掉,而政大表示不会惩处,因为他们:

你可以既相信学生是无心之过,又相信学生有言论自由这样设计毕册。不过,如果你要表达校方不干涉也不惩处的理由,你只能在其中选一个,因为:

    如果校方不惩处,是因为认为学生无心,代表校方认为:如果学生是有心的,就会被惩处。然而,如果校方是因为尊重言论自由而不惩处学生,刚好代表一件相反的事情:即便学生是有心的,也不会被惩处。

如果我必须用伍佰块赌NCC和政大谁发表了自相矛盾的言论,这次我会赌政大。不过你看得出来,就算是这样,政大的矛盾其实在当初也不算显而易见。并且政大或许也有办法加上一些事后补充,来说明他们其实没有自相矛盾。

所以,生活中矛盾代表什幺?

如果NCC和政大被迫回应这篇文章,他们会怎幺说?发想一下可能的内容,你就可以理解,即便在讨论时成功地指控对方自我矛盾,这通常也不会是一个K.O.,顶多只是在促使对方说更多东西来解释或釐清自己的想法。不过如果你把讨论当成一个彼此挖掘论点的过程,能有这种效果也已经够好了。

值得注意的是,笔战的时候我们很容易高估对手自我矛盾的程度,这是因为人在本性上不倾向于友善理解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的看法。假设我们在讨论上表现得够好相处,给对方够多解释的机会,你会发现对方真正的矛盾远少于你当初认为的。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当我们指控别人矛盾,我们的意思不见得是论述上的矛盾,例如:

如果张守一的论述有矛盾,代表他的论证倚赖一组无法同时成立的说法,因此无法成立。但这个指控并不是在谈张守一的论证,而是在谈张守一这个人。你可以说张守一自己都没遵守他自己宣称的家庭价值、说一套做一套,不过这跟他宣称的家庭价值是否值得遵守有什幺关联?你得给出更多说明。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