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的方方(化名)以前一直说外公好,可是她怎幺也想不到,睡梦中的她被外公锤晕,右眉骨粉碎性骨折,头骨开裂;与方方一起受伤的还有她的妈妈,老父亲将其头部打伤5处,头骨骨折。

对女儿、外孙女下狠手,这是多大的仇恨?事发原因,不过是家庭琐事。

在病房内,方方躺在病床上,两个姑姑守在身旁,不时在她耳旁呼唤,「方方,你睁开眼啊,和姑姑说话呀!」但无论姑姑怎样掐她的手指、拍她的手臂,方方还是没有一丝反应。姑姑赵峰称,孩子已经昏迷快两天了,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幺样的结果。

5岁的外孙女一直说「外公好」,但没想到最后竟被外公「这样」对

(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方方)

赵峰家和弟弟赵宇一家三口住得很近,只有百八十米远。11月29日早上7点左右,赵峰接到弟媳余铃的电话,「姊,你快来呀,我和方方被我爸打了!」赵峰在电话里听到余铃说话声音微弱,感觉事情不对劲,立刻跑去弟弟家查看。

赵峰边跑边想,爸爸的打女儿应该不会太狠吧?没想到当赵峰拉开弟弟家的门时,当即傻眼了,这哪里是简单的「打」呀!只见余玲母女二人满头是血,方方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余铃斜躺在一旁,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来不及呼叫救护车,赵峰马上到路边拦下一辆计程车载余玲母女二人去医院。

28岁的余铃头髮被剪光,伤口处敷着纱布,头部肿胀得明显变形。家人称,入院时她耳道口腔流血,头部共有 5处受锐器打击后留下的伤痕,头骨骨折,颅内出血。

被父亲打伤,余铃觉得无颜向外人讲述。自己伤痛倒可以忍受,正上幼儿园的女儿也被牵连进来,这让她痛不欲生。女儿与她邻床,余铃不忍心看到女儿伤后的惨相,强迫自己背对着女儿,任凭泪水流下,滴落在枕头上。

5岁的外孙女一直说「外公好」,但没想到最后竟被外公「这样」对

(方方与妈妈余玲的自拍照片)

赵宇转述妻子的说法称,29日早上,他早早出门去看自家鱼塘了,后来岳父来家里打听岳母的下落(因为二老感情破裂早已分开过),余铃为了让母亲不再受父亲的骚扰,谎称没有母亲的电话。谁知父亲竟拿出锐器从她背后砸她的头部,当时她就昏了过去,醒来时发现女儿也遭遇不幸。

赵宇称,女儿的右眉骨上方粉碎性骨折,头部正中头骨开裂,受创处颅骨塌陷,「碎片还未做处理,不敢想象以后怎样,祈祷女儿能坚强地活下来!」

方方脸色发白,右眼青肿,眉骨伤处距离眼睛仅 2厘米。姑姑称,母女二人的伤都在头部,都是要害部位,「这哪是打孩子,这是明目张胆地杀人!」而赵宇只想问岳父:你怎能下得去手?

赵宇双膝跪在女儿的病床上,把吸管放到方方口中,期盼她能吸一口牛奶。一整夜没睡,赵宇眼圈发红,左手是女儿,右手是妻子,心中满是悔恨,「那天早上如果我再晚一些出门...,我在家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了!」

5岁的外孙女一直说「外公好」,但没想到最后竟被外公「这样」对

(赵宇和姐姐赵峰在照顾昏迷不醒的方方)

谈话中,赵宇对行兇的岳父没说出一句痛恨的话,但言及此,总是抬高下巴,尽量不让泪水从眼眶中滚落出来。

方方的舅公称,家里人都已经号召起来了,已经在社交网站上提醒朋友们帮助寻找余铃的父亲余涛,他咬着牙说,「别让我找到他,否则绝不放过他。」

赵宇不太善于表达,他直言,「我也不想,也不能对他怎样,只想问他一句,『你怎幺忍心对自己的孩子下死手?』」

赵峰平时与方方在一起的时间长,感情深,侄女生死未卜,当姑姑的也心如刀割,「他还是人吗?虎毒还不食子呢,哪怕有一点人性,也不会忍心对着可爱的孩子下死手,他不配当父亲,不配当外公!」

而赵宇的家庭状况不但不能用「不富裕」来形容,而且还是「穷得不得了」。所谓的家,只是十多平方的彩钢房。近几年,赵宇共投资20万元(约台币92万元)养殖热带鱼,可市场形势不好,最后是赔钱了。「这两天的治疗费用都是从二舅那里借来的。」

母女俩两天的医疗费用 1.5 万元(约台币7万元),接下来需要大笔的治疗费用都得自己支付,赵宇实在难以应对。

由于余涛行兇后将兇器带走,对母女造成如此重创的兇器到底是什幺,目前还不得而知。家人分析,应该是种类似斧头类的锐器。

行兇者余涛,辽阳人,50多岁,身高一米六左右,事发后骑摩托车逃逸。目前,警察已经对此案展开侦查。

5岁的外孙女一直说「外公好」,但没想到最后竟被外公「这样」对

(活泼可爱的方方)

「他承扬言把我们家人全杀了」提起余涛,方方的外婆心有余悸地说。

记者:您和他分手几年了?

方方外婆:我们在一起生活了30年,但一直没领结婚证,都有外孙女了,但他对我总像对仇人一样,我实在无法忍受下去,两年前离开他了。他一直在找我,我也不让他找到,没想到就因为这些出了这幺大的事情。

记者:在一起这些年,婚姻很不幸?

方方外婆:非常痛苦!他什幺事情也不做,除了喝酒,就是骂人。我年轻时承包过鱼塘,全是我一个人做的,他手都不伸。白天他睡觉,晚上他来精神头了,审问我,钱哪里去了?是不是给娘家了?不让人好好休息,竟干仗。

记者:孩子和外公关係怎幺样?

方方外婆:孩子虽然与他见面机会不多,但毕竟是隔代人,挺亲的,无论什幺时候问方方,方方都说外公好。

记者:他怎能对自己的亲女儿和外孙女下狠手?

方方外婆:不瞒你说,我是看着我闺女被他从小打到大的,快结婚了,他说打就打,我们母女二人只能忍受。不仅打闺女,他还威胁我的两个哥哥,说要一点点的把他们都杀了!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via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